新药TAF获批了,TDF是否应该被替换?

作者:PrEP吧 2020-07-19 浏览:3131
导读: 2018年11月8日,吉利德新药富马酸丙酚替诺福韦片(TAF)获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批准上市。 与此同时,无论在艾滋病还是乙肝领域,“TDF副作用大,TAF因副作用小即将取代TDF”等铺天盖地的言论也被炒到热火朝天,我们平台最近也收到很多朋友的咨询...
新药TAF获批了,TDF是否应该被替换?  第1张

2018年11月8日,吉利德新药富马酸丙酚替诺福韦片(TAF)获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批准上市。

新药TAF获批了,TDF是否应该被替换?  第2张

与此同时,无论在艾滋病还是乙肝领域,“TDF副作用大,TAF因副作用小即将取代TDF”等铺天盖地的言论也被炒到热火朝天,我们平台最近也收到很多朋友的咨询,下面我们就来谈一下TDF跟TAF吧。

TAF是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片(TDF)的同类新药,两者不仅可以用于乙肝治疗,更广泛应用于抗艾治疗。其中TDF更是主要的抗艾药物,是预防用药舒发泰的主要成分,也是我国最多HIV感染者使用的替拉依组合中的骨干药物。


新药TAF获批了,TDF是否应该被替换?  第3张



通过对比2016和2017三个临床III期试验,发现无论是初治患者还是换药患者的研究,TAF的疗效略微优于或非劣于TDF,疗效还是值得信赖的。


新药TAF获批了,TDF是否应该被替换?  第4张


Studies104&111:TDF或TAF+EVG / COBI / FTC(E / C / F)

Study109:TDF或TAF+ EVG / COBI / FTC(E / C / F)

Study1089:TDF或TAF+FTC

*显示非劣势和优势;

**显示非劣势。

1、传闻:换了TAF就不用担心骨骼、肾脏副作用?

没有那么神。

英国一项荟萃分析比较了11项TDF与TAF的随机对照实验(8111名患者),其中9项用于治疗HIV-1,2项用于治疗乙型肝炎。研究比较了使用或不使用激动剂(利托那韦或考比司它)的情况下,TDF和TAF之间HIV病毒抑制及安全性。

总共有4574人被分配到含有激动剂的方案中,3537人被随机分配到未加激动剂的治疗方案。

参与者的平均年龄为41岁,59%为白人,83%为男性。平均基线CD4细胞计数为300个细胞/ mm 3

在未添加激动剂的治疗组中,TDF和TAF病毒抑制率相当。

在安全性方面,无论是否添加了激动剂,TDF和TAF在1-4级不良事件、严重不良事件或3-4级实验室异常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在添加了激动剂的治疗组中TAF病毒抑制率提高2%(P=0.05)骨折风险降低1%(p = 0.04),因肾脏不良事件终止治疗风险降低1%(P=0.002),因骨骼不良事件终止治疗几率降低1%(P=0.003)

总而言之,TAF相对TDF的益处可能被夸大了。只有在含激动剂(RTV或COBI)的抗病毒治疗中,TAF在病毒抑制和骨骼、肾脏副作用方面才优于TDF。在未加激动剂的情况下,TAF和TDF的安全性和疗效无明显差异。

相关阅读:U=U并不适合这类人

2018年,U=U运动取得激动人心的成功。 U=U即Undetectable=Untransmittable(测不到=不具传染力)明确指出当HIV感染者将病毒水平降低至不可检测时,无法将病毒传播给性伴侣。 注意,抗逆转录病毒治疗(ART)不会消除HIV的传播,虽然ART可以显着降低所有传播途…

2、从TDF转换为TAF后出现脂质变化

在不久前的Glasgow国际艾滋病会议中提到,从TDF改为TAF确实是一个降低肾、骨毒副作用的推荐策略,但是往往容易忽略了其中的脂质变化。

一项纵向队列研究,回顾性分析了HIV感染者从TDF转换为TAF的病毒抑制情况,研究纳入385名患者,年龄中位数为50岁(IQR 42 - 56), 90%为男性,93%为白种人,BMI中位数为23.52 kg/㎡(IQR 21.26 - 25.61)。据报道,11%患者使用他汀类药物(降脂药物),5%患者使用糖尿病药物。

转换前,平均甘油三酯为126 mg/dL (IQR 87 ~ 191),21%患者甘油三酯>200 mg/dL,平均总胆固醇(TC)为186 mg/dL (IQR 162 ~ 210), 7%患者TC>为240 mg/dL,平均LDL -胆固醇为71 mg/dL (IQR 95 ~ 139)。

在12周和24周,平均甘油三酯分别增加25.75 mg/dL (SD 100.54)和13.09mg/dL(SD 44.26),TC分别增加20.33mg/dL (SD 26.38)和13.09 mg/dL (SD 44.26)。

新药TAF获批了,TDF是否应该被替换?  第5张

研究结果表明,从TDF转换TAF有血脂增加现象,可能有增加心血管疾病的风险。

该群患者应谨慎考虑转换到TAF的风险和获益,充分考虑血脂质谱的潜在变化。

3、如果考虑换药,您需要知道的7件事

TAF的总体疗效还是不错的,但请不要随意把TDF更换为TAF,更换前务必考虑以下风险或问题。

1. 使用含TDF治疗方案,并且合并感染乙肝的HIV感染者,不能随便停用TDF,否则有可能急性加重肝炎。

2. 在未加激动剂(RTV或COBI)的情况下,TAF和TDF的安全性和疗效无明显差异。

3. 只有在含激动剂的治疗方案中,TAF在病毒抑制和骨骼、肾脏副作用方面才优于TDF。

4. 激动剂会增加TAF或TDF的血药浓度,因此在含激动剂的方案中使用TAF时,TAF的剂量需要从25毫克/天减少至10毫克/天。因此含激动剂的TAF复方合剂剂量经过调整,更安全可靠。

5. 从TDF转换为TAF后可能会出现血脂增加现象,有增加心血管疾病的风险。

6. TDF与克力芝(LPV/r)合用时,TDF的Cmax升高34%,AUC及Cmax变化临床意义不明确,建议监测TDF毒性。

Cmax(maximum concentration,最高血药浓度)越高代表药物吸收速度越快。

AUC(area under curve,曲线下面积)越高表示进入人体的药量越多,且人体对于药物的清除率较低。

7. 经查询美国药品比价网站,一瓶 30 片的TAF在美国上市的价格为 1100 美元左右,患者每月月均药品费将会超过 7000 元人民币,中国最终价格尚未确定。但与低成本并且便利的TDF(进口韦瑞德约500元/每月,且已进医保)相比,进口TAF的健康-经济价值可能受到限制。

以上内容可能未能解决您的问题,更换TAF前请与您的主管医生充分沟通。另外TAF暂时未到货,也缺乏中国真实世界的数据,对于大多数使用TDF的患者来讲,只需定期复诊和监测,如无异常无需急于换药。拉米医生也会密切关注和更新相关信息。

参考文献:

1. Arribas JR, et al. J Acquir Immune Defic Syndr 2017;75:211-218;

2. Mills A, et al. Lancet Infect Dis 2016;16:43-52;

3. Gallant JE, et al. Lancet HIV 2016;3:e158-165

4. Hill A, Hughes SL, Gotham D, Pozniak AL. Tenofovir alafenamide versus tenofovir disoproxil fumarate: is there a true difference in efficacy and safety?. J Virus Erad. 2018;4(2):72-79. Published 2018 Apr 1.

5. F Berge,et al.HIV Glasgow 2018.Abstract P195

6.国家免费艾滋病抗病毒药物治疗手册(第四版)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拉米医生微信公众号:lamidr(长按可复制到微信搜索框或直接搜索拉米医生即可关注)

相关阅读:揭秘功能性治愈与基因编辑的关键

最近一则关于基因编辑的新闻刷爆了各大网站,而事件的关键就是CCR5。柏林患者因为CCR5得到功能性治愈声名大噪,但是基因编辑敲除CCR5的贺建奎及其团队为何声名狼藉?一个成功一个失败中间差的是什么? CCR5—基因编辑事件的关键 中国生物科学家贺建奎及其团队…

PrEP预防,PEP阻断,HIV服药组合咨询微信:likeprep100
本文由:PrEP吧整理:http://www.prepba.com/p/1653.html

HIV高危阻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