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主题小说 | 特别的逆行者

作者:PrEP吧 2020-08-10 浏览:2052
导读: 郭怡凡/作者 安东/编辑 白桦/审核 “作者郭怡凡,女,华南农业大学红十字会青春同伴讲师。长期关注艾滋病感染者群体及性少数群体并致力于为以上群体去污名化、提高公众认知并增加理解与尊重。作为青春同伴,旨在以朋辈身份为更多大学生带去专业的性教育知识和...

郭怡凡/作者

安东/编辑

白桦/审核

“作者郭怡凡,女,华南农业大学红十字会青春同伴讲师。长期关注艾滋病感染者群体及性少数群体并致力于为以上群体去污名化、提高公众认知并增加理解与尊重。作为青春同伴,旨在以朋辈身份为更多大学生带去专业的性教育知识和艾滋病知识。梦想有一天所有的艾滋病感染者和性少数人群都可以被倾听、被理解、被尊重、被接受!。”

文章导读

本文绝大部分情节为作者虚构,灵感来自为抗击疫情做出英勇贡献的HIV感染者群体及性少数群体。本文的前半部分会用稍多笔墨刻画性少数与HIV感染者余默的心路历程以及亲身经历,旨在呼吁大众对于此类人群更多的理解与尊重;后半部分则着力描写主角余默作为一名特别的逆行战士在抗击疫情当中的所见所闻所感;结尾有彩蛋~

主角介绍

余默,男,同性恋者,HIV感染者,北京协和医院呼吸科主治医生,战“疫”逆行者。

艾滋病主题小说 | 特别的逆行者  第1张

2019年1月25日,董萍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天。

那天晚上,许久未曾回家的余默突然按响了门铃。董萍打开门,一声“儿子回来了”还没来得及说完,高高大大的余默就“咚”的一声跪在了她面前,像一个战败的将士一样,就那么颓然的跪着,仿佛一瞬间被抽离了全身的气力。

董萍突然想起了那个每次打完她都跪着求她原谅的男人,即便要强如她,也一直为了给余默一个完整的家庭而不断忍让。但是最后的那一次,她决心不再忍受,不顾男人一遍又一遍的下跪、乞求、再到咒骂,一手抱着小小的余默,另一只手拖着大大的箱子,转身毅然离去。从此孤儿寡母,不离不弃、相偎相依。

最难的时候,董萍甚至拿不出给余默买一双新鞋子的钱,但是余默的衣服无论何时都干净平整藏着若有若无的手工皂角的清香。“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被董萍这样养大的余默,即使没有父亲的陪伴,也渐渐长成了一个温暖阳光的少年。

2006年,余默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京协和医学院,主修临床医学。入学之初,高大帅气又不失温文尔雅的余默就受到了很多优秀女孩儿的追捧,但余默总也没有那种心动的感觉,索性把时间精力都花在了钻研学术上面。

时间很快过去,8年之后,余默以北京市优秀毕业生的身份走上了自己想要为之奉献一生的岗位,成为了协和医院一名呼吸科医生。那时的他,初生牛犊,未来的一切在他的眼中都显得那么美好和光明,直到,遇见那个将自己拉入无尽深渊的人…

艾滋病主题小说 | 特别的逆行者  第2张

从认识他的那一天起,余默反反复复经历了无数次渡劫般的取向认同,压抑在心底的彷徨与挣扎不敢也不能对任何人说起。他知道出柜对于周围的同事朋友来说意味着什么,他几乎瞬间就会被贴上一辈子也揭不掉的标签:恶心、变态、滥交、艾滋等等等等。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的余默,虽然一直用阳光和要强包裹着自己,但心里的敏感和自卑却真真实实的存在于他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中。他不敢,也不能。

于是他好像成了汪洋大海里的一叶小舟,唯一能够依靠的,只有那个似海浪般时而平静温和,时而狂躁暴怒的人。可余默没想到,即使是这样,上帝也分毫没有垂怜他的意思,反而很快将更大的风暴送到了他的面前。

2019年2月22日,距离上一次林一杨约余默出来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地点还是选在了平时他们约会的电影院。余默有些兴奋,精心收拾妥当便在小区门口打了个的士高高兴兴的赴林一杨的约。

一进影院的大门,余默立马捕捉到了林一杨的身影。他快步走过去拍了一下林一杨的肩膀。没有预想中的惊喜转身,林一杨身子顿了一下,仿佛下了很大勇气一般的缓缓转过身来,四目相对,林一杨开口说道:“默默,我刚刚查出HIV阳性,你也去查一查吧,对不起!”说罢就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了电影院。

一瞬间,余默觉得周围的一切与自己没有半点瓜葛,耳边嗡嗡作响,只有林一杨残存的话音还不断在脑海中回荡。他甚至来不及收回初见林一杨时嘴角微笑的弧度,就那么,呆呆的站着孤零零的迎接这场突如其来的晴天霹雳。

三分钟,五分钟,十分钟,余默就那么一动不动的在人来人往的大厅中央站了十多分钟。终于,手中的手机传来了振动,这才把余默拉回了现实世界中。可这对于他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这一次,真的要直面鲜血淋漓的残酷现实了!

余默失魂落魄的走出电影院,走到大街上,然后毫无征兆的狂奔起来,北风刮得他的脸生疼,仿佛生活毫不留情的大嘴巴,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又很快被寒风吹的不知所踪。他发了疯似的跑啊跑啊,直到耗尽最后一丝气力,才瘫坐在路边开始思考自己的去路。

两个小时后,在凌冽的寒风即将将他吞噬殆尽之前,余默顾不得冻麻的双腿,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他要去检测,他不相信命运对他如此残忍,残忍到给了他最好的却要他拿更重要的东西去偿还。

但是,有时候现实就是这样,任谁也无法修改一段故事的结局。检测结果很快出来了,“阳性”。余默拿着化验单,行尸走肉般的回到了自己的出租房,仰躺在床上,目光空洞的看着天花板,不愿想也不敢想之后会发生的一切……

艾滋病主题小说 | 特别的逆行者  第3张

第二天傍晚,余默正站在15楼的天台向下眺望,有好几次都想直接纵身跃下然后一了百了。手机再次振动起来,余默撇了一眼,“最最亲爱的母后大人”,霎时,这个要强隐忍的年轻人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慌乱与委屈,连出租房都没回就匆匆忙忙买了回家的车票,于是,就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董萍从没见过打小懂事要强的儿子这样憔悴萎靡的样子,但作为母亲的直觉告诉她:儿子肯定是碰上了什么大麻烦。于是她慢慢蹲下身去,捧起余默早已泪流满面的脸庞,轻轻替他抹去了泪水,然后紧紧的抱住了这个无助而又绝望的孩子。“默默,别怕,无论多大的困难,都有妈妈在,我们一起面对。”听着董萍熟悉而又坚定的语气,余默再也抑制不住喉头的哽咽,像失去孩子的母兽一样发出了绝望而又压抑的低吼。那天晚上,余默把事情的原委从头到尾告诉了董萍,当然,包括自己的取向与HIV 阳性的噩耗。

余默出柜之后,董萍先是感到震惊,随后就是扑面而来的心疼。她不算一个特别见多识广的母亲,但好在她还算一个开明的家长,她知道有些东西是打娘胎里就有的,没办法通过后天强行改变,这样只会给孩子增加更多的痛苦。她也看过电视上报道的案例,那是关系到一个家庭的惨剧。她不愿意看自己的儿子去承受全部的痛苦,于是,即使骨子里还带着中国母亲的传统观念,但董萍愿意给自己和儿子一个机会,一起去承担即将来临的狂风骤雨。

相关阅读:自费药物≠免检药物,仍然需要定期复诊和检测

文章来源:华英堂 近年来,随着多个整合酶单药或含整合酶抑制剂成分的单片复方制剂,即我们常说的全自费药,在国内陆续上市,可供A友们选择的药物日趋丰富。与传统多片制剂尤其一天两次给药的方案比起来,这些自费药物给大家带来了极爽的感受(不包括一开始上…

对于一个同志兼艾滋感染者来说,余默无疑是十分幸运的,哪怕别人再怎么不理解他,有妈妈在,心就有了着落,有了依靠。他和妈妈都不是那种会轻易放弃的人,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那个无论何时总默默站在身后鼓励他、支持他的母亲,余默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经过咨询相关专家和查阅有关资料政策,余默知道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只要坚持按时吃药,艾滋病患者也能过上和普通人一样甚至更高质量的生活!并且国家对于艾滋病人的四免一关怀政策也让药物有了稳定可靠的来源。就这样,在母亲的陪伴与鼓励下,余默很快将心态调整了过来,继续投入到自己所热爱的临床事业当中去。

8个月后,余默再次来到了当初检测出HIV阳性的那家医院,不同的是,现在的他已经能够坦然而有礼貌的对采血的小护士表明自己艾滋病毒感染者的身份并提醒她做好防护措施。小姑娘笑弯了眼,故作生气的回了他一句:“这位先生请不要质疑我的专业素养好嘛。”余默听罢,也会心一笑,心窝的地方,暖暖的。很快,检测结果出来了,CD4T淋巴细胞400+。一直以来的坚持用药有了显著的效果,余默的CD4含量达到了正常人的水平,多么令人欣喜的消息!走出医院的大门,抬头看看蓝天白云,余默不由在心里感慨:天气晴朗,万物可爱,果然这个世界上还是满怀善意的人多啊~

艾滋病主题小说 | 特别的逆行者  第4张

2020年1月25日,距离余默涅槃重生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董萍早早的下班回家做上一顿丰盛的晚餐,在等待余默回来的间隙打开电视机调到新闻频道,铺天盖地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报道让她不由的揪起了心。此时武汉才刚刚封城,虽然董萍并不是什么高级知识分子,但她也明白壮士断腕之下是多么严重的事态。电视里不断传来前线医务人员严重短缺、医疗器械和设备严重供应不足的消息。董萍不由想到了自己的儿子,却突然被一阵钥匙与锁孔的转动声拉回了思绪。

“妈,我回来了。”董萍敏锐的察觉到了余默语气中一丝不同往常的沉重,心下一紧,却又很快调整过来同往常一样招呼余默吃饭:“默默回来啦,赶紧去洗手准备吃饭!”

端起红酒杯,董萍笑着说:“今天是我的宝贝儿子成功涅槃的日子,祝贺你,余默!”余默也笑着端起酒杯轻轻的与董萍的碰撞在一起,玻璃杯发出清脆悦耳的撞击声,余默语气低缓又不失坚定的说道:“妈,我想去前线,已经写好请战书了。”董萍拿着酒杯的手微微顿了一下:唉,就知道这孩子会去……这么想着,心下便也是默许了,但还是不由担心他的身体:“妈妈不是不同意你去,但是你的身体吃得消吗?而且不是说你这病免疫系统更容易受损吗?”“妈,别忘了您儿子可是医生,再说了,药物控制的效果很好,您看我现在不是身体倍棒吃嘛嘛香嘛,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的,毕竟这可是妈您给的!”

董萍不说话,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余默早已褪去稚气的脸庞——棱角分明、剑眉星目、目光刚毅,她的小小少年不知何时早已成长为一个充满责任与担当的青年。“妈,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也是送给我自己涅槃重生最好的礼物啊!”董萍的眼眶噙满了泪水,一部分是对儿子即将远行的担忧,但另一部分确实为人父母的自豪,她很高兴自己能够拥有如此优秀的孩子,一个敢为国事先不怕牺牲英勇逆行的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她重重的点了点头,用因为激动而略微颤抖的声音说道:“儿子,好样的!你是妈妈的骄傲!放心去吧,不要有什么后顾之忧,妈妈也会照顾好自己的。”那一晚,董萍家的灯,又是一夜长明……

次日下午三时许,北京协和医院援鄂医疗队集结完毕准备出发。身着中国红队服的余默在即将登记前回望了一眼,刚好看到了窗外有些瘦小的董萍正目光急切的往里搜寻着。在他心里,妈妈一直都是特别坚强和伟岸的形象,从没想到有一天她也会变得这么孱弱和苍老。余默忍住发酸的眼眶,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董萍所在的大大的落地窗前,用手指在布满白白雾气的玻璃上一笔一划郑重写下:妈,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回来!隔着玻璃,董萍重重点头,眼泪终于不争气的从眼眶滑落。余默牵起嘴角冲董萍笑了一下,强忍住泪水转身回到了队伍之中。“妈,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余默再一次在心底默默说道。

艾滋病主题小说 | 特别的逆行者  第5张

作为较早驰援武汉的医疗队员,余默他们的处境比想象中的还要艰难的多。为了避免交叉感染,也为了让这些不远万里前来支援的兄弟战友能够有更舒适的休息场所,金银潭医院的一对新婚同事甚至将自己的婚房让出供医疗队员休憩,而小夫妻则在空间狭小的北京现代里挤了整整一个半月。除此之外,余默他们还感受到了无数来自四面八方的关切与善意。

医疗队刚刚进驻的时候,正值新冠疫情全面爆发伊始,病例和疑似病例疯狂涌入各大医院,危重病人也不断出现,每一个医院和医生每分每秒都处于超负荷运作状态。为了节省宝贵的医疗物资,余默他们只能开始尝试使用成人纸尿裤,脸颊被口罩和呼吸面罩勒出深深浅浅的伤痕,密不透气的防护服穿上一天即使什么事情都不做都会让人觉得呼吸几欲停滞,何况是奔波不停身负治病救人重担的医护人员。

还好危难之下总不缺援助的手——小到六条街开外的烧烤店老板每天准时送达的丰盛营养餐、志愿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的出租车司机,大到全国各地和世界各国琳琅满目的支援物资、不断增加的援鄂队伍、举国上下的团结一致居家抗疫……让身在前线的余默无时无刻不感受到来自国家和世界各国人民的温暖与力量。

“叮咚~”,00:00,忙碌了一整天的余默刚刚脱下防护服就收到了一条来自最最亲爱的母后大人的信息,算算日子,距离他离家的那天,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有余。拿开手机解开屏幕,董萍的信息弹了出来:“默默我儿,前线的工作肯定很辛苦吧,再忙也一定要记得按时吃药啊!家里都挺好,妈妈每隔三天出门一次,防护齐全,不愁吃喝,吾儿勿念,盼早日平安归来!”

看到这条信息,连日以来的高强度高负荷仿佛有了短暂的小缺口。余默知道母亲对自己的牵挂,不愿表达是怕扰了他心绪,惹得他想家。母亲对于他的爱,一向深沉周到如此,即便再不舍再牵挂,也总会选择放手让他去做每一件他觉得值得觉得有意义的事情,而自己,无论何时都会站在他的身后,做他心理上和生活上最坚实的后盾,即使站在所有不理解之人的对立面也在所不辞。有母如此,此生无憾!“妈,儿一切安好,国家和组织让前线人员没有后顾之忧,一心治病救人。您照顾好自己,待疫情结束儿子回去陪您遛弯儿赏花!”

艾滋病主题小说 | 特别的逆行者  第6张

按下发送键后,余默打开了微信,全国病友群中的一条全体消息不禁让他揪起了心:紧急求助!各位病友们,因为疫情缘故,湖北各地交通停摆、封城封路,有位处在风暴中心武汉的病友即将断药!!艾滋病人一旦断药,会让体内的病毒载量反弹,可能面临病发的危险。不按时服药产生的耐药性,将导致病人需要高价自费购买防艾系统之外的其他药物服用,甚至可能无药可治。如果有处于武汉本地且有多余药物的病友,愿意帮一把我们共同的亲人朋友,请尽快与某某某联系,电话号码如下:186xxxx7324。

余默立马想到了自己手头上为了以防万一而多备的免费药替拉依组合,并且自己是名医生,也有城市通行的权限!这么想着,余默立马拨通了那串电话号码。电话很快接通了,一个年轻而又急切的男声从电话的那一头传了过来:“喂?您好!”“您好,我手头还有一些备用的替拉依组合,而且人在武汉市区,如果您急需的话,我可以明天约个地点送去给您。”

电话这头的余默明显的感受到了电话那端年轻男人的呼吸一滞,不过很快声音便再次传了过来:“我我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男人的声音带了些哭腔“对不起,可是我真的很想活下去……”“不用说对不起,要一起努力好好活下去!”接下来的五分钟里,余默和小凯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挂断电话以后,余默静静坐了很久,也想了很多很多:新冠肺炎中,许多地区封路封村,被困在家中无法获取药物的艾滋病人陷入惶恐。疫中出台的新政策是,HIV 感染者可以于异地领取免费抗病毒药物,不必要回到原来的属地。但现实状况要复杂得多:各地的封锁使得需要药物的人出行受困,难以抵达各地的取药机构;尤其是偏乡地区,当地本就缺少药物储备,或在新冠疫情下医疗人员短缺,病人更是投靠无门。加之,艾滋病仍是贴满污名的受歧视的疾病,面临断药之急的他们往往只能独自承受一切的焦灼与不安,也难以向身边人倾吐。就像苏珊·桑塔格说的那样:疾病最大的不幸是孤独。生活照常,阴郁却未真正散去。而那并非来自于疾病本身,而是疾病之外……

第二天,余默抽出轮班休息的半小时赶往约定好的地点与小凯汇合。不出所料,小凯早早的等在了那里,眉眼间是掩饰不住的疲惫。“小凯,你昨晚没有休息好吗?”余默关切的问了一句。“嗯……我……昨晚挂上电话就出发了……到处都管得严,只能步行过来找您拿药了……”余默心头被狠狠的震颤了一下,很想用力的抱一抱这个素昧平生的年轻人给他一些支持与鼓励,却因为防疫需要只能保持一个不近不远的距离。

“小凯,加油,好好活着!”隔着护目镜,余默看到了小凯不断滚动的喉结和强忍着泪水不住抽噎的嘴角,他喃喃着重复着两个字:谢谢!谢谢你余默,给我生的希望。也谢谢你小凯,教会我活着的意义。

艾滋病主题小说 | 特别的逆行者  第7张

4月15日,北京协和医院援鄂医疗队凯旋归来,此时的后海早已花开烂漫,欢迎逆行英雄的归来。余默一眼就看到了欢迎人群中那个熟悉而又亲切的身影,他飞奔过去想要结结实实给母亲一个大大的拥抱,却被一个毛茸茸的小家伙挡住了去路。

看着儿子一脸懵的表情,董萍笑了,“这是妈妈收养的狗狗,叫凯旋,陪了我一个冬天呢!”“妈你怎么会突然想要养狗狗了?”看余默不解,董萍又解释到:“这也是个小可怜,主人怕它会传播新冠病毒所以狠心丢弃掉了,这不,反倒让我捡到个宝!”

余默又怎么会不知道母亲的良苦用心。从前因为讨厌动物毛发所以坚决不养任何小动物的妈妈,肯定是因为心疼这些像他一样曾经被不明缘由的污名化而陷入困境的小生命所以才把凯旋留在了身边。想到这里,余默连同凯旋一起,将董萍紧紧的拥进了怀里,“妈,儿子回来了!”

致敬每一位平凡英雄,你们都是最美的逆行者!The end ~

来源:原创 白桦林联盟白桦 白桦林健康资讯


相关阅读:艾滋药物 | 克力芝的前世今生

克力芝 说到克力芝,就不得不提到它的生产企业艾伯维。艾伯维这个药企可能不像罗氏、诺华这些厂牌那么如雷贯耳,但也不可小视。 克力芝(Aluvia/Kaletra)有两个剂型,分别是需要冷冻的胶囊(Kaletra)和热稳定性的片剂(Aluvia),都是洛匹那韦(Lopinavir)…

PrEP预防,PEP阻断,HIV服药组合咨询微信:likeprep100
本文由:PrEP吧整理:http://www.prepba.com/p/2307.html

HIV高危阻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