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病毒在体外的存活时间?

作者:PrEP吧 2020-08-10 浏览:2272
导读: 以下文章来源于中国疾控艾防中心 ,作者中国疾控艾防中心 HIV是艾滋病的病原体,自1983年分离出HIV-1之后,人类便开始了漫长的反击之旅。不同于外界其他的细菌和病毒那样,聪明的HIV选择对免疫细胞直接攻击,病毒从感染机体经历了吸附融合、逆转录、整合、转...

以下文章来源于中国疾控艾防中心 ,作者中国疾控艾防中心

艾滋病病毒在体外的存活时间?

HIV是艾滋病的病原体,自1983年分离出HIV-1之后,人类便开始了漫长的反击之旅。不同于外界其他的细菌和病毒那样,聪明的HIV选择对免疫细胞直接攻击,病毒从感染机体经历了吸附融合、逆转录、整合、转录翻译、装配释放等复杂的过程后完成了病毒在人体复制的生命周期。进入人体的HIV经过数小时即可穿过黏膜上皮引起T细胞感染,在 24~48 小时内到达局部淋巴结,约5天左右在外周血中可以检测到病毒,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急性感染期。随后便进入了潜伏期,在平均7-10年的时间里,虽然病毒在持续复制,大多数感染者可以没有任何临床症状。尽管人体免疫与病毒斗争存在持续数年,但最终因过多的CD4细胞死亡、免疫系统失去抵抗力而崩溃,进入艾滋病期

至今,由于缺少有效的艾滋病疫苗和能够治愈艾滋病的抗病毒药物,使得大家总是谈“艾”色变。

事实上,离开了血液和体液的艾滋病毒无法长期存活,艾滋病病毒在体外的存活时间主要取决于病毒浓度。

在实验室培养的病毒浓度高于HIV感染者血液病毒浓度10万倍以上,这种组织培养液中的HIV,在室温环境中可以存活15天,在37℃可存活11天。HIV感染的血液溢洒在环境中,当血液的病毒含量较高时,血液在室温中放置96小时,病毒仍然具有活力。

注射器内残留的血液,如果遇到新鲜的淋巴细胞,HIV有可能在其中不断复制、传播。干燥可明显降低HIV的生存活力:在灭菌干燥滤纸片上的HIV,死亡时间大概在10~20min之间。

病毒在不同环境物品表面中感染活力下降速度和存活时间明显不同,在吸水性材料表面可以存活至少24小时,然而在表面光滑、不吸水的材料表面可以存活超过48小时。干燥后的HIV相对脆弱,即便是实验室的高浓度培养物,几小时内快速失活90%~99%。残留在用过注射针头的血液HIV不易干燥,可使HIV残存数天,因此,暴露在高危环境下的人需要做好一定的防护措施。

离开了血液和体液中活细胞的艾滋病毒非常脆弱,只可在常温存活数小时。一般情况下常用的消毒剂0.5%次氯酸钠、5%甲醛、2%戊二醛、0.5%过氧乙酸、70%乙醇等室温处理10-30min即可灭活HIV,或至少71℃清洗25分钟,也能达到灭活HIV的效果。

如果一些特殊情况发生,则需要立刻进行急救处理:如果HIV感染的血液喷洒到外面,被污染的皮肤需用流动的清水和洗手液反复冲洗,粘膜暴露则应用生理盐水(或清水)反复冲洗;如果不幸被HIV污染的针头刺伤,立即在伤口近心端向远心端轻轻挤压,再用流动的清水和洗手液反复清洗伤口避免挤压伤口局部。

请牢记,划重点。没有体液交换的日常生活不会传播HIV,例如昆虫叮咬、完好的皮肤接触唾液眼泪和汗液、拥抱握手、共同进餐等。

相关阅读:HIV感染者上药后怎么才能知道治疗效果好坏?

文章来源:医联健康 众所周知,高效联合抗反转录病毒治疗(highly active antiretroviral therapy,HAART)可以最大限度并尽可能长期地抑制病毒载量,重建并且维持机体的免疫功能,减少免疫激活和炎症反应从而减少器官损害,还可降低HIV相关的患病率和病死率[…


参考文献:

1. Rosenberg ZF, Fauci AS. Immunopathogenic mechanisms of HIV infection [J]. Cin Immunol Immunopathol, 1989, 50 (1pt2): S149-156.

2. Lecture Notes: Medical Microbiology and Infection. John Wiley & Sons. p. 273. ISBN 978-1-118-37226-5.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September 19, 2015. Retrieved June 27, 2015.

3. Recommendations for Prevention of HIV Transmission in Health-Care Settings https://www.cdc.gov/mmwr/preview/mmwrhtml/00023587.htm

4. 医学微生物学.第8版. 2015:人民卫生出版社.

5. Spire B, Dormont D, Barre-Sinoussi F, Montagnier L, Chermann JC. Inactivation of lymphadenopathy-associated virus by heat, gamma rays, and ultraviolet light. Lancet 1985; 1(8422): 188-9.

6. Resnick L, Veren K, Salahuddin SZ, Tondreau S, Markham PD. Stability and inactivation of HTLV-III/LAV under clinical and laboratory environments. JAMA 1986; 255(14): 1887-91.

7.米献淼, 李敬云. HIV在注射器中的存活时间和影响因素研究.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 2001(第A期):第479-481页


相关阅读:艾滋病主题小说 | 特别的逆行者

郭怡凡/作者 安东/编辑 白桦/审核 “作者郭怡凡,女,华南农业大学红十字会青春同伴讲师。长期关注艾滋病感染者群体及性少数群体并致力于为以上群体去污名化、提高公众认知并增加理解与尊重。作为青春同伴,旨在以朋辈身份为更多大学生带去专业的性教育知识和…

PrEP预防,PEP阻断,HIV服药组合咨询微信:likeprep100
本文由:PrEP吧整理:http://www.prepba.com/p/2309.html

HIV高危阻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