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艾滋病疑似患者无保护性交后咋办?

作者:PrEP吧 2020-06-18 浏览:2508
导读: 广东省深圳市今年新发现的艾滋病人比去年多出一倍以上,这一现象引起了有关专家的高度重视。5日,深圳市防疫站的“防艾”家冯铁建向记者透露,遇到性暴力犯罪及与HIV感染者(或疑似患者)发生无保护性交后,在短时间内进行药物预防性治疗,也可避免感染艾滋病。“市民如遇某些性暴力犯罪及与HIV感染者(或疑似患者)...

相关问题:艾滋病治疗新策略-功能性治愈

艾滋病治疗最有效的“鸡尾酒疗法”能有效的控制病毒在体内的复制,每毫升血液中HIVRNA低于50个拷贝的HIV感染者,预期寿命可达30-40年甚至更长。但由于不能清除病毒,需要长期服药,给感染者个人带来诸多不便。因此需要新的疗法来实现艾滋病的“功能性治愈”,这是治疗后病情持续缓解的状态,即使停用抗病毒药物,每毫升血液中HIVRNA也能维持低于50个拷贝,T细

  广东省深圳市今年新发现的艾滋病人比去年多出一倍以上,这一现象引起了有关专家的高度重视。5日,深圳市防疫站的“防艾”家冯铁建向记者透露,遇到性暴力犯罪及与HIV感染者(或疑似患者)发生无保护性交后,在短时间内进行药物预防性治疗,也可避免感染艾滋病。
  “市民如遇某些性暴力犯罪及与HIV感染者(或疑似患者)发生无保护性交后,其实完全可以用药物预防,使艾滋病的感染率降低到79%。不过以往没就此进行过宣传。”冯铁建说,目前用于阻断艾滋病病毒的专业药物一般医院都没有配备,广东目前仅有省卫生防疫站和深圳卫生防疫站有AZT、双汰芝等抗艾滋病毒的专业常备药,疑被感染者尽可能在1小时以内开始服药,如超过4小时服药效果降低,超过24―36小时则可能无预防意义。假如感染的危险很高,即使间隔时间较长(如1―2周)仍应考虑药物预防性治疗,因为即使无保护效果,对于急性感染的早期治疗也是有益的。
  不过冯铁建称,考虑到抗艾滋病的药物治疗的毒副作用、药物的顺应性、药物抗性病毒出现,昂贵的费用,以及广泛宣传这种预防作用可能导致人们忽视最有效的行为预防意识和行为改变,更不注重安全性行为,因此药物预防性治疗绝不应作为一种常规或只要病人要求就给予的预防方法。
  关于包皮环切与艾滋病
  阴茎包皮内富含可被艾滋病毒(HIV)攻击的巨噬细胞(langerhans细胞),这类细胞是艾滋病毒传播和感染的靶细胞,来自于非洲的证据表明包皮环切术可使艾滋病感染率降低达65%。
  包皮是各种全身和局部疾病的一个危险因素,包括龟头包皮炎、尿路感染、HIV、HPV、衣原体感染、阴茎癌、性伴侣的宫颈癌,包皮环切术有利于健康且终生受益。
  关于的艾滋病职业暴露问题搜集整理资料: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对具有感染HIV危险的职业暴露的定义为:病人的血液或具有传播HIV的体液,包括精液、阴道分泌物、脑脊液、滑膜、胸膜、腹膜、心包液、羊水及含有HIV的实验室样本,经医务人员破损的皮肤而污染。例如:被针刺伤或利器割伤,或接触了医务人员有皲裂、擦伤或患有皮炎的皮肤和粘膜,或皮肤、粘膜长期接触病人的血液、体液和面积广泛时。国内关于健康工作者暴露于HIV/AIDS的报道不多,即使国外的报道和研究也多来自于医务工作者。此次统计的7人中有2名警察,这就说明了在其它职业中,也存在着暴露的危险和感染的可能。健康工作者暴露后感染的几率是很低的,主要依赖于下面三个方面:暴露后的预防、暴露者的免疫力以及暴露的无效性。但是怎样判断暴露后的情况,暴露后怎样处理以及减少暴露后的危险,值得讨论。
  暴露后的处理包括:伤口的处理、危险的评估、药物的预防及药物的副作用、追踪监测的时间等。
  1、暴露后危险的评估
  据国外研究资料,暴露后的危险依次为:皮肤完整<皮肤、粘膜的完整性受到损害,暴露时间短、接触的血少<皮肤、粘膜的完整性受到损害后的暴露,暴露时间长、接触的血多或由实心的针扎伤<由空心的针刺伤、伤口深、伤口有可视性出血,或针曾穿破过病人的动脉或静脉。同时结合患者的状态,判断来自病人的危险有多大。如果病人无症状或高的CD+4细胞数,危险性相对较小。如果病人处于进展期,或原发感染,或高病毒载量,或低的CD+4细胞数,危险性相对较大。有资料报道,后者的危险性是前者的100~1000倍。一项研究资料显示,共有6135名健康工作者被HIV污染的针头刺伤后,其中被HIV感染者20例,HIV感染率为0.33%。1143名粘膜表面暴露,其中1例被HIV感染,感染率为0.09%。2712名皮肤暴露,无1人发生感染。
  2、暴露后伤口的处理
  刺激出血:如有伤口,应轻轻挤压,尽量挤出血液,用肥皂水或清水冲洗。(2)受伤部位的消毒:伤口应用消毒液(如75%酒精,0.2%次氯酸钠,0.2%~0.5%过氧已酸,0.5%碘伏等)浸泡或涂抹消毒,并包扎伤口。暴露的粘膜,应用清水或生理盐水冲洗干净。
  3、暴露后的药物预防
  叠氮胸苷是唯一已被证明可以减少针头刺伤后发生HIV感染的药物。双汰芝是葛兰素公司生产的国内市场可提供的一种两联抗病毒药,即AZT+3TC,它具有更强的抗病毒活性,而且3TC的耐受性很好,一般不会增加预防治疗的毒副作用,故这一组合更具合理性,即AZT 300mg 1日2次,3TC 150mg 1日2次。药物预防多数权威机构推荐方案是至少用两种药物。如果伤害很明显,而具有更高的危险性,应使用AZT+3TC+1个蛋白酶抑制剂逆转录酶抑制剂联合蛋白酶抑制剂具有更强大的抗病毒活性,并且可以防止因污染源中的病毒对3TC或/和AZT耐药而发生的治疗失败。非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维乐命(Nevi rapine),也是一个被使用的预防用药,优点是耐受性较好,最主要的缺点是皮疹发生率高(18%),并有可能引起Stevens Johnson综合征。在中国因可获得的药物来源较少,在紧急情况下,如有困难,可拿到什么就尽快先服用什么。职业性暴露开始预防用药的时间越早越好,最好在意外事故发生1~2小时内。动物实验显示,预防用药的时间推迟到24~36小时后,将无预防作用。不过,美国CDC仍推荐,高危的职业性暴露后1~2周仍应该预防用药。目前尚无公认的疗程,一般为4周。育龄妇女使用AZT作为预防用药期间,应避孕或终止妊娠。有动物实验表明,AZT可使怀孕的小鼠增加癌症的危险性。尽管在人体上无相似的毒性证据。在妊娠期间服用3TC和Indinavir,它们的安全性报告是很少的。
  因HIV感染后一般在6~12周发生血清转换,最长不超过6个月。暴露后的检测(0周)主要是排除暴露前是否已经感染,所以抗HIV抗体监测应在暴露发生后0周、6周、12周和6个月进行。但在美国已知有3位健康工作者职业暴露后>6个月发生HIV血清学转换,所以是否需要跟踪1年仍有争论。如有必要可检测P24抗原和病毒载量,还应包括对所用药物不良反应的监测,如血常规,肝、肾功能等。
  虽然,目前有有效的药物可以降低暴露后HIV/AIDS的发生率,但也有失败的报道,而且暴露后的心理压力及精神负担是任何药物也解决不了的,所以最重要的是防止暴露。根据国外的资料显示,暴露后感染最多的是护士和实验室工作人员,而医生很少,尽管他们也有很多技术操作和手术。所以有的主张对健康工作者的
  教育是减少职业暴露和感染危险的最有效的预防策略,包括疾病的传播途径、暴露后的危险程度、感染率等。而且医务工作者在工作中,应严格执行无菌操作制度,一般性查访时,应该戴帽子、口罩,如果手有损伤,应戴胶皮手套,在有侵袭性操作,如骨穿、腰穿、淋巴结活检时,应戴保护性眼镜,戴双层胶皮手套。在处理他们用过的物品如注射器、输液器,送检活体标本时,尽量避免直接接触。总之只要警惕起来,会把危险降到最低限度。

PrEP预防,PEP阻断,HIV服药组合咨询微信:likeprep100
本文由:PrEP吧整理:http://www.prepba.com/p/248.html

HIV高危阻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