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才能永远消灭艾滋病毒?

作者:PrEP吧 2020-06-23 浏览:1536
导读: ​​今年2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国情咨文中重申了他一年前作出的承诺:到2030年,美国将结束近40年前首次扎根的艾滋病毒/艾滋病疫情。考虑到特朗普打破承诺的记录,以及他的政府试图削减与艾滋病相关的项目和公共卫生优先事项,这种全面的保证似乎太好了,不可能...

​​今年2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国情咨文中重申了他一年前作出的承诺:到2030年,美国将结束近40年前首次扎根的艾滋病毒/艾滋病疫情。考虑到特朗普打破承诺的记录,以及他的政府试图削减与艾滋病相关的项目和公共卫生优先事项,这种全面的保证似乎太好了,不可能是真的。

然而,许多公共卫生专家认为,到2030年,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全世界,有效根除这种疾病都是不可能的。不过,这需要很多工作,而且我们还没有开始。

艾滋病毒感染仍然是全世界估计有2500万人感染的终身诊断。但几十年来,我们已经有了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可以显著降低人体内的病毒水平,防止最后一个,通常是致命的感染阶段,消灭免疫系统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艾滋病)。因此,早期开始接受艾滋病毒治疗的普通人现在的预期寿命接近正常水平,而且许多人的病毒载量很低,无法将病毒传给其他人。

近年来,科学家们还能够将这些药物中的一些改造成一种鸡尾酒,可以用来预防血液传播和性传播的病毒,也就是所谓的暴露前预防或准备。准备药物的人并不完全不易感染艾滋病毒,治疗也不一定能负担得起,但如果按照建议每天服用,这种疗法可以将通过性行为感染的风险降低99%。除了PrEP外,还有男用和女用避孕套可以防止HIV的传播,还有其他的性传播疾病,使人更容易感染HIV。

还有一些注射器交换项目,为使用静脉注射药物的人提供无菌针头,以降低他们感染的风险。这些交流项目不仅减少了艾滋病毒在社区传播的机会,而且有助于将吸毒者与卫生保健系统联系起来,在那里他们可以进行艾滋病毒筛查,并在需要时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

这些新的和旧的干预措施使我们能够建立一种暴力策略,使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一种大流行性疾病短路。这个想法是通过筛查发现隐藏的艾滋病病例,特别是在高危人群中;帮助病人得到治疗,希望能使他们不传染;帮助弱势人群降低他们抓住它的风险。

2016年,联合国发表了一份报告,概述了到2030年结束艾滋病毒对全世界公共卫生构成威胁的目标。作者估计,要做到这一点,我们每年需要不到20万个新的感染者,而95%的人会知道自己的艾滋病毒状况,95%的艾滋病毒阳性者会接受治疗,95%的人接受治疗时病毒会被完全抑制。

一些地方,像纽约市,正在为更快的死亡而努力。2014年,州政府宣布结束这一流行病倡议,确定2020年消灭艾滋病毒的时间表。纽约医学院研究艾滋病预防的公共卫生研究员Keosha Bond认为,这项计划似乎正在奏效。

相关阅读:巴布亚新几内亚首都区艾滋病病毒检测

​​六个星期以来,两个小组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一个数据检查团中,覆盖了12个艾滋病毒诊所。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加入了国家战略信息技术工作组,在国家首都区,包括莫尔兹比港,检查诊所的记录,看看他们是否符合国家卫生部的记录。 艾滋病规划署巴布亚新几内亚…

同样是纽约市卫生局前雇员的邦德在电话中告诉吉兹莫多:“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能够看到我们城市内发生的变化轨迹,以及他们的新努力如何对我们社区内的艾滋病发病率产生如此大的影响。”。

这座城市的成功来自于通过增加医疗补助资金,使准备工作更容易获得和负担得起,使注册护士有能力筛查人们的性病,并资助能够提供低成本或无成本检测和治疗服务的诊所。这些努力主要针对艾滋病高危人群,如与男性发生性关系的男性和邦德等研究人员合作的有色人种群体。

根据该计划公布的指标,截至2018年,该计划似乎有望在2020年前实现其目标:65000名纽约市居民服用PrEP;每年不到750名新感染者;以及至少85%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患者受到病毒抑制。

邦德认为,纽约的成功肯定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实现,同时还可以做更多的工作来帮助边缘化人口。​​​​



相关阅读:亡羊补牢​丨未来如何应对“断药”

疫情终归会过去,以后感染者面对大规模断药的可能会小很多,但万一还会发生呢?还有,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没有特殊情况发生,未来万一发生滞留外地药不够了,怎么办? 不能未雨绸缪,还需亡羊补牢! ①有的人跟我说,就应该全国放开,想在哪领药都能领到,那就有…

PrEP预防,PEP阻断,HIV服药组合咨询微信:likeprep100
本文由:PrEP吧整理:http://www.prepba.com/p/561.html

HIV高危阻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