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离功能性治愈有多近?

作者:PrEP吧 2020-06-26 浏览:1909
导读: 大多数人谈论艾滋病的治疗时,通常是想象某种特定药物可以消除体内所有病毒,即根除病毒的治愈方法。然而,许多医生实际上却寻找一种不同的治疗方法,目标是摆脱血液中的所有活跃的病毒并消除任何不良影响,即功能性治愈。换句话说,功能治愈的人不会发展出艾...

大多数人谈论艾滋病的治疗时,通常是想象某种特定药物可以消除体内所有病毒,即根除病毒的治愈方法。然而,许多医生实际上却寻找一种不同的治疗方法,目标是摆脱血液中的所有活跃的病毒并消除任何不良影响,即功能性治愈。换句话说,功能治愈的人不会发展出艾滋病或相关并发症。

1、理想的功能性治愈

事实上,这可以通过终身使用联合抗逆转录病毒疗法(cART)来实现。然而,现实中我们普遍的期望是,功能性治愈不仅能实现这些,并且患者不再需要无限期地使用cART。虽然cART药物大大改善了感染者的生活质量和延长预期寿命,但也可能产生较大副作用。因此,更为理想的功能治愈将使感染者在不再需要药物的情况下还能保持控制病载抑制的状态。

HIV的发现者之一FrançoiseBarré-Sinoussi在2013年就已经表示,完全相信这样的治疗方法可能在“未来30年的时间内”实现。但HIV的另一名发现者Robert Gallo 却认为这个概念是有缺陷的,并觉得该理论是“不可行的”。

2、支持功能性治愈的证据

自2012年起功能性治愈的概念就被提出并风靡全球研究已经有几年了,三个具体的事件提供了基本的概念证明。

其中最著名的是2009年被认为是迄今为止唯一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蒂莫西·布朗(也称柏林患者)。2007年,柏林市46岁的布朗(Brown)在接受CCR5受体delta32基因缺失的造血干细胞移植后,移植后不久进行的常规检测显示,布朗血液中大幅下降的HIV抗体水平已表明彻底根除病毒。随后的活组织检查证实,布朗任何组织均没有证据表明存在HIV,支持者声称该人确实已经被治愈了。

虽然死亡风险被认为太高,无法探索骨髓移植作为治疗选择,但该案件至少提供了证据证明治愈其实是可能的。

我们离功能性治愈有多近?  第1张

同时,其他科学家一直在研究能够清楚病毒库中的HIV的实验药物。2009年在北卡罗来纳大学进行的一项最早的研究表明,一类称为组蛋白脱乙酰酶(HDAC)抑制剂的药物可以在被认为安全、耐受的药物水平下可重新激活潜伏的HIV。

虽然随后的研究表明使用单一的HDAC药物只能重复激活部分病毒库,但有证据表明以HDAC为基础的组合药物方案或新型抗癌药物(称为ingenol化合物)可能会激活病毒库的潜伏HIV。

相关阅读:揭秘伦敦诊所如何做到降低90%HIV新感染率

第16届欧洲艾滋病会议(EACS 2017)已于10月底在米兰举办。大会报道过去三年,伦敦一家诊所发现,近期在同性恋和双性恋男性中,寻求艾滋病护理服务的人数下降了约90%。这些诊所的经验也许能告诉我们,如何通过改变艾滋病医疗服务来提高诊断率,增加治疗人数,…

更令人兴奋的事实是,科学家发现,似乎早期感染阶段即启动治疗可能阻止病毒库的发展。这种早期治疗似乎能够将病毒载量降低到足够低的程度,使得患者的免疫系统可以控制任何感染,并且不需要继续使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虽然结果只是初步的,然而,这是一种在理论上可以广泛实现的功能性治愈。也就是说,如果大大提高HIV检测的覆盖率,实现的可能性不是没有的。遗憾的是,现在大多数感染者在获知自己确诊艾滋病的时候其实已被感染好一段时间甚至是多年了。此外,就算能在早期感染就能获诊,却无法获得立即治疗,我国从初筛-确诊-上药,这一套流程走下来,一般都要2个月!在此,真心呼吁有关部门能产生重视和改进。以下是某患者在北京医院的初筛-确诊-上药流程(图片摘自李辉时空)

我们离功能性治愈有多近?  第2张

3、探索模式以解决问题

目前治愈艾滋病的最大挑战之一是病毒库。隐藏在储库中的HIV能逃逸免疫系统检测。由于病毒不是主动复制的,而是随着宿主细胞复制而被动地传播,因此HIV在很大程度上不受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影响(因为抗逆转录病毒药物通过中断病毒生命周期而不是宿主细胞)。

清除病毒库通过刺激病毒库的HIV,使其活跃,则将有效地暴露于免疫系统中,被人体免疫系统识破和攻击。病毒库中被不知不觉屏蔽的病毒将很快死亡,在抗逆转录病毒治疗(ART)的作用下,活跃的病毒可能被抑制到不再需要ART的水平。

感染阶段加强ART。虽然病毒库中的HIV在很大程度上不受ART的影响,但这并不意味着ART没有疗效(数学模型显示,ART最终将能够消除这些病毒库的HIV,但需要60-80年的时间)。有研究表明,在感染时就马上启动ART可能会对大限度降低HIV病毒库形成的规模。

刺激体内产生“杀手”抗体。被称为抗体的白血球细胞是由免疫系统编程的,以中和感染性抗原如HIV。问题是HIV变异如此之快,以至于大多数“杀手”抗体无法中和的许多亚型。治疗性疫苗的研究发展侧重于让人体产生所谓的广泛中和抗体,这些抗体已知可以杀死广泛的HIV亚型。科学家正在探索刺激这些天然存在的抗体的药剂方法,其策略是最终根除病毒库中潜伏的病毒。

4、我们从哪里走?

  • 从病毒库中被激活清除的HIV是否能确保不会在同一(或其他)细胞中重新建立病毒库?

  • ART早期治疗在功能性治愈方面可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 理论上单一抗体的刺激是最好的,那么广泛中和抗体对于功能性治愈有多重要?

  • 如何确定,像密西西比婴儿和其他儿童功能性治愈的案例不会发生的病毒反弹?

虽然我们似乎已经走在正确的轨道上,但重要的是我们必须用谨慎而乐观态度来对待未来。即使科学家们一直在解除揭晓艾滋病的奥秘,也许这些进展甚至没有任何暗示和启发,但毕竟我们越了解它就越容易战胜它!至少,关于预防和治疗艾滋病的规则已经发生重大改变了!

相关阅读:艾滋病与性传播疾病的关联

由于生物学和行为学因素,性传播疾病(STD)会增加一个人感染HIV的风险。例如,梅毒和淋病,可以使HIV更易于接触人体易感细胞和组织,STD共感染的情况实际上是增加HIV感染者的传染性,使其更大可能将HIV传染给他人。 令人担忧的STD包括感染性梅毒、淋病和疱疹…

PrEP预防,PEP阻断,HIV服药组合咨询微信:likeprep100
本文由:PrEP吧整理:http://www.prepba.com/p/639.html

HIV高危阻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