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抗击艾滋病的十大突破(治疗篇)

作者:PrEP吧 2020-06-26 浏览:2558
导读: 2017年即将结束,我们努力了一年,换来了很多成绩,但我们还没有到达彻底治愈的终点(事实是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终点)。2018年将是新的希望,让我们整装待发,为抗击艾滋病不懈努力。 1、简化治疗方案进一步获得肯定 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方案通常采用三种药物以...

2017年即将结束,我们努力了一年,换来了很多成绩,但我们还没有到达彻底治愈的终点(事实是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终点)。2018年将是新的希望,让我们整装待发,为抗击艾滋病不懈努力。

1、简化治疗方案进一步获得肯定

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方案通常采用三种药物以减少和避免耐药问题,然而长期服药不可避免的副作用是困扰医生和患者的难题。于是,简化疗法诞生了,逐渐成为研究热点。那么,简化疗法是否既能拥有不劣于三联药物方案的疗效,又能降低药物毒性,并且具有较高的耐药屏障呢?

真实世界研究结果可观

艾滋病临床试验(ACTG)A5353研究纳入120例初治患者,给予DTG+3TC治疗24周。这些患者初筛HIV-1RNA水平在1,000-500,000copies/mL(31%的患者病毒载量大于100,000copies/mL)。24周后,90%患者的病毒载量低于50copies/mL,只有5名参与者出现病毒学失败(24周时HIV-1RNA≥50 copies/mL),其中3名患者病载较高,主要归因于依从性问题(对任何方案的不理想依从性都可能导致病毒反弹)。此外,没有出现因不良事件而停药。

这项ACTG研究为DTG+3TC的简化方案提供了真实世界的研究结果(病毒载量上限为100,000)。与大多数其他研究相比,ACTG通常招募更多样化和更具治疗挑战性的参与者作为研究对象。因此,通过这项研究,我们或许能够更好地理解这种简化方案在临床以外的试验审判。

中国首个简化治疗研究荣登IAS2017壁报区

在第九届巴黎国际艾滋病大会(IAS 2017)上,我国艾滋病领域研究的资深专家在壁报区展现了简化治疗的中国首个研究数据,引起广泛关注。该数据显示,中国HIV感染初治患者使用“LPV/r+3TC”两联方案有效、安全,与一线三联方案TDF+3TC+EFV相比非劣性。因此,在资源较为缺乏的国家,如果患者因为各种原因无法使用一线抗病毒药物,可以考虑选择“LPV/r+3TC”两联方案。

目前,与三药联合治疗的方案相比,简化治疗方案的耐药屏障还不完全清楚,但这将在GEMINI研究中获得解答。该研究将比较DTG+3TC和DTG+TDF/FTC的疗效、安全性。相信更多更可靠的研究将给我们新的启发。

>>>>点击查看 IAS2017中国首个简化治疗研究

2017年抗击艾滋病的十大突破(治疗篇)

2、更好的二次选择

一线治疗失败后怎么办?长期以来这一直是个头疼的问题。除了调查起因(例如依从性)外,还可以选择一种更强效的可产生抗耐药性的挽救方案。但是在资源有限地区,基本没有可选方案,非核苷类方案的一线治疗仍然通常采用LPV/r(克力芝)和一些核苷类药物。一项头对头研究DAWNING,随机纳入共624名HIV-1感染者,均采用2NRTIs+ NNRTI方案进行一线治疗≥6个月,出现抗病毒失败,且对PI或INSTI无原发性耐药性。所有感染者按1:1随机分为DTG+2NRTIs治疗组或LPV/r+2NRTIs治疗组,治疗24周和48周后的结果均表明,使用DTG方案的感染者其病毒应答率明显高于使用LPV/r的感染者。

目前看来,二线疗法除了可使用基于蛋白酶抑制剂的方案外,也许能延伸到基于整合酶抑制剂的方案

>>>>点击查看 克力芝与特威凯的二线之争

相关阅读:“艾”的终结,在爱之中

经测算估计,截止2015年底,全国人群总感染率0.06%,有32.1%感染者未被发现。 为什么未被发现?因为没有检测。 为什么不去检测?因为歧视,因为无知…… 歧视,从哪里来? 世界上首例艾滋病发生在美国一名男男同性恋者上,紧接着第一波感染也来自同性恋者。于…

3、长效制剂可以维持多久疗效?

人们对长效注射型抗逆转录病毒药物(LA-ART)的研发不断获得进步。LA-ART曾被认为只适合一小部分感染者,大多数人被认为更适合使用每日口服的治疗方案。然而,长效注射剂的临床试验(特别是LATTE-2研究)数据显示,肌注利匹韦林(RPV)和cabotegravir(CAB)可获得和维持可观的病毒抑制,并且受试患者的满意度相当高。

现在,人们越来越认识到,LA-ART可能不是一种边缘疗法。更多的新一代长效制剂如Apple Macintosh 128K,不需要口服药物,每年只注射六次,将会吸引许多对口服药抵抗的患者。重要的是,除了临床试验外,还需要实施科学研究来指导临床医生和患者如何将LA-ART融入日常生活。未来,这不再是一个漫长的等待。让我们做好准备迎接吧。

>>>>点击查看 长效制剂治疗艾滋病的未来和现实

4、更多新药即将到来

Bictegravir(即GS-9883,BIC)是由Gilead公司研制的一类新型整合酶抑制剂,与之前研制的整合酶抑制剂不同,Bictegravir只需每日使用一次,且无需增效剂cobicistat。III期临床研究显示, TAF/FTC/BIC方案与TAF/FTC/DTG方案非劣效。这些方案的耐受性很好。现在,整合酶抑制剂风头已开始由DTG转移到其兄弟BIC,并且有望在2018年以TAF/FTC/BIC的组合方案在国外上市,作为初治和切换的治疗方案,同时该方案单片制剂也比ABC/3TC/DTG单片制剂(绥美凯)体积小得多。

三合一HIV药物Triumeq(绥美凯,dolutegravir/abacavir/lamivudine,多替拉韦/阿巴卡韦/拉米夫定,50mg/600mg/300mg)是ViiV首个基于DTG的固定剂量组合HIV复方片,于2014年8月获美国FDA批准,在今年获得国家药监局批文,预计2018年初正式上市。Triumeq疗效优,安全性高,耐受性良好,将为广大患者提供新的药物选择和单片制剂的服药新体验。

>>>>点击查看 期待中的在研新药

>>>>点击查看 HIV药物的未来展望(复方制剂及新药介绍)

5、癌症治疗药物对治疗艾滋病的启发

IAS 2017大会召开前,关于治愈HIV研究的专家研讨会让治疗HIV和治疗癌症的专家在一起开会。艾滋病和癌症两者最大的共同点是:癌细胞和HIV感染的细胞都含有流氓似的遗传物质,导致癌细胞不可控的生长、免疫系统紊乱。因此,两者都很难被治愈,因为只要有一个HIV感染细胞或一个癌细胞剩余,都有可能引起复发。

它们还有一个相似的致命特点:当癌细胞被药物或免疫系统攻击时可以“去分化”,这意味着它们会回到细胞进化的早期阶段,这是可以逃逸免疫系统监测的。这使得科学家认为,在治疗艾滋病的时候,有希望使用在治疗和缓解癌症方面的相同工具,包括针对癌细胞的特异性标记的复杂药物

近年来,以PD-1/PD-L1抑制剂为代表的免疫疗法正在颠覆着整个癌症治疗领域。近日,百时美施贵宝公司(BMS)的PD-1抑制剂重磅药物Opdivo对HIV感染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产生了惊人的效果:耗尽了艾滋病患者的难以到达的病毒储藏库。这对医学界有很大启发:癌症药物可能有助于研究人员利用“激活并杀死 (shock and kill)”的机制来根除感染艾滋病毒(HIV)的细胞。像Opdivo这样的检查点抑制剂可能对具有高水平PD-1的HIV感染的细胞产生类似的影响,从而关闭储存库中病毒的活性。一旦病毒再次开始复制,这个过程仍是是免疫系统可见的,因而更容易受到抗HIV药物和身体的自然防御。此外, Opdivo还可以恢复在抗病毒斗争中已经耗尽的其他免疫系统细胞的功能,使其重新具备杀死HIV病毒的能力。具体病例报告已发表在《Annals of Oncology》杂志上。但毕竟这只是一个初步结果,这到底是个案还是具有治疗前景的迹象?一切有待进一步的研究揭晓。

>>>>点击查看 IAS2017HIV和癌症治愈论坛小结

相关阅读:30年过去了,您真的了解现在的艾滋病吗?

自艾滋病被发现至今已近30年。由于长期以来舆论及民间组织对艾滋病的不当宣传和过分夸大,使人们普遍对艾滋病存在偏见与误解。您真的了解艾滋病吗?您知道艾滋病已经是慢性了吗?您知道艾滋病其实是可防可控可治的吗?那些被谣言误导的真相,那些还跟不上医学…

PrEP预防,PEP阻断,HIV服药组合咨询微信:likeprep100
本文由:PrEP吧整理:http://www.prepba.com/p/657.html

HIV高危阻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