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抗击艾滋病的十大突破(认知篇)

作者:PrEP吧 2020-06-30 浏览:2601
导读: 2017年即将结束,我们努力了一年,换来了很多成绩,但我们还没有到达彻底治愈的终点(事实是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终点)。2018年将是新的希望,让我们整装待发,为抗击艾滋病不懈努力。 6、耐药问题日益严峻 随着抗生素使用的普及,微生物的耐药性不可避免扩大...

2017年即将结束,我们努力了一年,换来了很多成绩,但我们还没有到达彻底治愈的终点(事实是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终点)。2018年将是新的希望,让我们整装待发,为抗击艾滋病不懈努力。

2017年抗击艾滋病的十大突破(认知篇)  第1张

6、耐药问题日益严峻

随着抗生素使用的普及,微生物的耐药性不可避免扩大——抗逆转录病毒药物也是如此。2017年WHO关于抗逆转录病毒药物耐药性的监测报告指出,全球11个国家对依非韦仑或奈韦拉平的耐药率超过10%超过20%经治的和启动一线治疗的患者对非核苷类药物有耐药的证据。此外,在南非,有研究指出在早期诊断项目有三分之二的婴儿对该类药物有耐药问题。WHO显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马上推广几项干预措施包括着力改善耐药监测工作,对药物依从性给予支持和相关护理,以及建立大型实验室以便更可靠地测量血浆病毒载量。

核心一线药物的耐药问题将威胁着我们来之不易的抗艾成绩,包括有效的暴露前预防措施(PrEP)也会受到影响。于是,有学者提倡使用高耐药屏障药物作为初治和补救的疗法。推广新一代整合酶抑制剂以及增强型蛋白酶抑制剂,可能会对逆转录病毒药物耐药性的发展和传播产生巨大的影响。对于HIV感染者来说,预防耐药最低成本的方法就是按医嘱规范服药。

>>>>点击查看关于全球抗艾药物耐药的见解:http://wx.lamidr.com/Uploads/1/book/5a28f321392bb.pdf

>>>>点击查看 耐药,会发生在您身上吗?

7、CD4的检测价值受到质疑

对于获得病毒学抑制的患者,是否有必要继续频繁检测CD4细胞计数?美国DHHS指南建议,当病毒学血症得到控制后,CD4细胞计数在300-500cells/mm3之间的感染者可每年检测CD4一次;高于500cells/mm3的患者可考虑每两年至少检测一次。一项ARTEMIS研究指出,对已获得病载抑制和治疗48周后CD4细胞计数超过200 cells/mm3的感染者,监测CD4是没有临床意义的。2017新版欧洲EACS指南建议,当CD4细胞计数超过350 cells/mm3时可适当减少CD4监测,而英国BHIVA指南将这个标准降至200 cells/mm3。

一项调查收集了欧洲、巴西的几个大型HIV临床队列和CNICS队列研究的数据,结果显示,跟CD4为500的阈值相比,以200或350作为减少监测频率的阈值,并没有显著增加死亡率风险。但是,作为减少监测频率的阈值,200和350就比500显著增加了24个月病毒学失败(病载超过200copies/mL)的风险。另有一项对欧洲和北美18个队列的研究数据显示,治疗前CD4细胞计数可预测了启动抗逆转录病毒疗法(ART)后头几年的死亡率,但在5年以上存活的感染者中,这种预测死亡率的效果不再起作用。

很多感染者总是十分在意自己的CD4变化,也许当获得病载抑制后某种程度上CD4监测更具心理效应。当检测结果乐观时,大家都会很高兴。不过在资源有限地区,则需要谨慎考虑CD4监测价值。

相关阅读:每个人都应该了解艾滋正视艾滋防治艾滋

截至2017年6月30日,我国报告现存活的HIV感染者/AIDS患者共718270例,报告死亡221 628例。现存活HIV感染者419101例,AIDS患者299169例。 您还以为艾滋病离自己很远吗? 艾滋病的传染问题 1、艾滋病通过什么传播? 1、血液(输血、共用注射器、针具等) 2、体…

8、艾滋病疫苗任重道远而充满期待

2016年11月,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宣布在南非开展大规模预防性艾滋病疫苗试验,用于试验的疫苗是全球首个被证实具有一定保护效果的艾滋病疫苗RV144“改良版”,该项目属于临床2b期试验,在南非15个地区开展,预计2020年结束。而在治疗性疫苗方面,今年瞩目的CROI2017大会上,来自西班牙IrsiCaixa艾滋病研究所的临床医生公布一项激动人心的临床研究结果:受试对象在注射多次3剂疫苗后停止用药,停药4周后13名受试对象中有5名患者(38%)体内疫苗表现良好的抗病毒效果,达到功能性治愈时间长达6-28周。研究者希望借助治疗性疫苗“重塑”免疫系统来清除HIV病毒。

自从腺病毒载体的著名临床试验 Merck Ad5 5 及 HVTN 505 6 相继在 2007 年和 2013 年报道失败后,HIV 疫苗研究受到打击。十年来,我们不断探索,在失败中进步。我们当然是渴望成功,但更需理智地看待问题。IAS2017大会上一篇关于AppROACH研究的报道竟然被大家误读为“疫苗研制成功”。事实上,疫苗的研制比药物更为复杂,可变性更高,艾滋病的预防或治疗性疫苗均离我们还很远呢。

2017年抗击艾滋病的十大突破(认知篇)  第2张

(图片摘自丁香园。事实上,所有疫苗免疫人体后,都会产生抗体反应。)

9、心脏病发作可能不是动脉粥样硬化所引起

HIV感染者心血管疾病(CVD)的发病率往往相对较高。然而,这种增加的风险是HIV相关的持续慢性炎症所引起?还是某些抗病毒药物导致?或者是更多与CVD相关的传统因素诱发有关?这些问题目前尚不清楚。作为常规解决方案,临床医生通常会评估CVD风险,并帮助患者降低动脉粥样硬化风险,采取的干预措施包括饮食和生活方式的改变,以及给予他汀类药物治疗。然而,今年一项CNICS队列研究发现,HIV感染者发生的许多心肌梗死(MI)可能不适合使用这些常规的干预措施。

CNICS研究对近27,000名HIV感染者进行了评估,其中1,689名感染者声称自己至少有过一次MI。其中571次事件被研究者确认为MI,49.6%被归类为1型MI,通常被认为是动脉粥样硬化斑块所引起;另有79次事件不符合MI标准,但是有动脉粥样硬化的干预措施,如安装冠状动脉支架。此外,有50.4%被归类为2型MI,这是一类继发于动脉粥样硬化斑块破裂的MI,原因包括低血压、缺氧和兴奋剂引起的痉挛,导致氧需求增加或氧供应减少。与1型MI相比,2型MI患者更年轻、女性居多,而且更多是未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所以CD4细胞计数较低,病毒载量较高),并通常有注射用药史。2型MI患者的冠心病10年风险显着更低。

在普通人群中,绝大多数心梗为1型。而在HIV感染者中,1型和2型MI的发病率均匀分布。这一发现说明了,HIV感染者在生活方式和医疗护理方面应有所不同,但这些干预措施不一定总与HIV感染有关。因此,如果在其他研究中进一步获得证实,那么HIV感染的预防和护理方法可能需要重新考虑,这些措施将因MI类型而不同,这对于那些看起来没有MI风险的人来说尤为重要。

10、U=U

三项大型研究PARTNER、HPTN 052和Opposites Attract证实,在持续坚持规范服药的前提下,感染者的病载达到检测不到的水平(VL<50copies /ml)已超过半年,这时的感染者的传染性极低甚至可以忽略,这个理论的口号是“U=U”(英文翻译即为:Undetectable=Untransmittable)。这个倡导性理论逐渐被各国权威机构认可。今年10月初,美国CDC公开发文承认U=U。“U=U”被认为对终止艾滋病流行计划提供了新机会,包括通过普及艾滋病护理、保障治疗依从性以及推广“U=U”获益认识,从而使更多感染者持续获得病载抑制以及消除艾滋病歧视。同时,这可能使得很多国家在20世纪80、90年制定的过时法律重新修订,尤其是关于歧视、隐私以及艾滋病定罪等法规法律。

>>>>点击查看当HIV感染者没有传染性,是怎样的将来?

相关阅读:治愈艾滋病的时代已到来!

凭什么说,我们已迎来了“治愈时代” 如今,我们走在哪里? 三十年前,所有人几乎都不了解艾滋病,人们谈“艾”色变。那时的感染者平均只有不到5年的生存期,更不要说治疗或治愈了。随着“鸡尾酒疗法”的出现和医疗能力的进步,感染者的寿命得到很大改善,艾…

PrEP预防,PEP阻断,HIV服药组合咨询微信:likeprep100
本文由:PrEP吧整理:http://www.prepba.com/p/818.html

HIV高危阻断